观察:经历疫情的体育健身行业如何更快恢复生

2020-10-08 18:25

  央广网北京8月7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体育健身行业有点特别,它和健康息息相关,本来在疫情面前随着健康意识的提高,其似乎更应该受到重视;但是,人员密集、极度依赖现金流又是它的固有特点,这在疫情之下,从经营的角度来看,恰恰又是最容易受到冲击的“软肋”。

  虽然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多地健身房、室内外体育场地从3月中旬以后已经开始逐渐复工。但有调查显示,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个别地方的健身行业好像还没缓过来。8月6日晚,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和央视体育频道联合推出的节目《决胜时刻》,关注经历疫情的体育健身行业如何让自己强起来?

  疫情迟迟没有完全过去,健身行业依旧在煎熬,营业没有人流,资金缺少流水,导致生存越来越难。通化市胜利路360健身连锁俱乐部在疫情期间始终关停,一直到4月份才终于重新开门;然而,持续3个月的歇业,教练及员工先后离职,团队几乎解散。360健身连锁俱乐部总经理王宏伟介绍:“正常来我们家锻炼的人数每天在300人到350人,这段时间大概在170人到200人,这算好的,前一段时间更少。”

  健身行业不同于餐馆、超市,支撑健身房资金链的关键在于开卡量。尽管推出大量优惠,但该健身房的新客户开卡量只有去年同期的40%。王宏伟表示:“过完年,三月份属于所有健身行业的爆发期,很多俱乐部会在三月份到四月份之间有现金流,进而支持下半年的运转,比如房屋租金等;但今年由于疫情影响,没有这部分现金流,导致资金链完全断裂。”

  在将近4个月的“颗粒无收”、营业后门庭冷落的境况下,健身行业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负重前行,规模越大,所付出的成本也就越高,但更大的成本还在于房租。王宏伟说:“从疫情发生到现在,整个俱乐部处于负债的情况之下,赔大概40万元左右的营业额。”

  各地所遭受的疫情程度是不同的,低风险地区可能3月中下旬就已经陆续开店了。而比如北京,6月份始于新发地的疫情让北京的健身场所在当时刚刚开放不久又被迅速叫停,直到7月底才有条件放开。停了这么久,这个影响是不是更大?北京猫莹莹体育创始人、健身培训导师赵立萤表示,以健身教练为例,疫情给北京体育健身行业从业者带来的人均损失达到数万元。她说:“从北京来看,其实影响还是蛮大的。一些中型、大型的连锁健身房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基本上处于停止运营的状态,所以对整体行业的影响非常大。往年同期,教练员的收入基本会在2万元左右,但目前,教练在线下一对一授课的收入基本上没有了。大家应对的办法,第一,及时止损;第二,培养教练,使其变成线上的指导教练。”

  可以看到,健身行业经营者们面临的主要压力是房租、疫情后不确定业务能否开展以及人员工资等运营成本。4月以后,随着全国范围内的疫情逐渐消退,越来越多的健身房开始复工,整个健身行业的链条也开始慢慢重新转动起来。加之各个地方推出的房租和税费减免政策,有些地方健身行业也逐渐恢复了“元气”。

  7月30日下午,成都市武侯区天仁路附近的奇迹连锁健身房里人气高涨。健身房会籍主管周旭鹏说:“之前做了一次促销活动,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状况。”

  据成都休闲健身行业协会王远江会长介绍:“3月份很困难,大家心里都没底,4月复工50%,6月超过80%,7月到了90%左右的流量。房东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相应的房租减免和社保减免对我们的复苏发挥了很大作用。”

  房租的减免给成都健身行业的复苏打了一剂“强心针”,大量税收的减免也给人员密集的健身行业卸下了重重的包袱。国家税务总局四川税务局政策法规处一级主任科员尹崇达介绍:“对月销售额10万元以下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对受疫情影响的困难中小企业,免征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

  房租减免、税收减免,这是成都健身行业能迅速恢复的关键。其实,可以利用的政策不光是减税。浙江绍兴对包括当地健身行业在内的体育服务企业提供300万元左右的帮扶金;山东青岛在疫情可控的前提下,通过发放消费券,鼓励和引导人们走进健身房……对体育健身行业来讲,这些都是来自政府、社会等外部的扶持力量。面对疫情的考验,健身企业自己又能做哪些改变呢?

  正值暑假,在青岛市崂山区的一处游泳中心,来学习游泳的孩子不在少数。健身区域,每一个跑步机上都有气喘吁吁的会员,十多平米的力量练习场地也挤着3个锻炼的人。受疫情影响,此前健身中心的经营情况很不好,有两个月根本无人光顾。

  为了保住店面、稳固客户,疫情期间,中心创始人兼教练单信玮和同事们尝试起了一种新的经营模式。单信玮介绍:“我们跟支付宝蚂蚁信用做了一个代扣的合作,区别于以往传统的一次性预付,我们现在可以分期付,会员的年卡可以按日来扣,会员不用担心出现不退费的情况。一旦哪一天我们的俱乐部不经营了,支付宝会直接终止我们的服务合约,也就是说,会员在俱乐部其实不会押一分钱。”

  健身企业“不要会员押一分钱”的新模式,表面上看起来减少了现金流,但却留住了人心。与此同时,大部分健身企业还抓紧时间开展线上业务,开抖音、搞直播,“主战场”从线下转到线上。困难是事实,但是从乐观的角度来讲,健身行业从业者迎难而上、积极创新的一些探索和实践,有些也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闵捷在接受《决胜时刻》主持人方亮采访时表示:“政府的政策和一些补贴还是排在第一位的,如果没有这些政策,在疫情之下,一些企业要想自救,可能有一些困难;第二是社会资源,社会上也有一些融资的优惠,比如利率的优惠等,但这些需要健身企业去了解、申请等;第三是企业自身的自救,比如怎么降低成本;怎样开发新产品,尤其是线上的产品;怎样提高服务质量,提高用户体验感等。”

  8月8日是我国全民健身日,多地将举办相关活动。比如,北京418家健身场馆届时可以免费预约体验。我们期盼着,经历了疫情,有更多人走进体育场、健身馆,体育健身行业能让自己更快地恢复生机与活力、更快地强起来。

  8月6日,随着北京新发地聚集性疫情335名确诊病例中最后一名患者在北京地坛医院治愈出院,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在院病例全部清零。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数字经济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成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在习总提出的这十六字要求中,“精准施策”是一条重要的方。

  虽然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多地健身房、室内外体育场地从3月中旬以后已经开始逐渐复工。但有调查显示,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个别地方的健身行业好像还没缓过来。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