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则新闻颠覆你的想象

2020-11-20 02:23

  先看一则消息——最近,合肥市瑶海区45 座公交候车亭被查出都是没有办理审批手续的违建,而合肥公交集团与、市政等多部门一度表示,他们也不知道候车亭究竟是谁建的。

  7月13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从瑶海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科工作人员处获悉,部分违建的公交候车亭系某广告公司建造,具体拆除时间其无法确定,但将尽快拆除。此外,合肥公交集团方面表示“负责人不在”,无法回答记者有关问题。

  《新安晚报》记者曾在7月12日现场探访了名单中的部分公交候车亭。在郎溪路与新安江路交口附近的东城世家公交站点,记者看到公交站牌旁边有一座绿色的公交候车亭。看起来与正规的候车亭一样,也是由遮雨棚和广告牌构成。

  这座候车亭共有正反六面广告牌,分别张贴着房产和培训机构的广告,其中有一面没有广告,而被一些小广告“占领”。候车亭上已经贴着合肥瑶海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通告,要求建设单位自行拆除。正在等车的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他近年来每天都在这里坐车,不知道候车亭居然是违规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早发现这些假候车亭”,据部门工作人员介绍,本来以为是公交部门所建,接到公交集团通告后核查发现,这些候车亭没有办理相关审批手续。

  你没看错,几十座公交站亭竟是“李鬼”!这么明火执仗的建筑,政府有关部门居然不知道谁建的?!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再说,公交开通一年多了,为何有关部门不建公交候车亭,反而让一个“李鬼站台”每天为上上下下的百姓撑起这把遮风挡雨的“伞”?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出,有关管理部门的“不作为”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如果不出意外,我敢断定,此事在政府的“强制拆除”或建设单位的“自行拆除”以后,就“轻描淡写”地过去了。

  最终苦的还是百姓,从此又得过上日晒雨淋的日子。至少,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肯定得撑过去。因为新建候车亭、让政府撑起这把“伞”,得要有“研究研究”的时间。

  月收入2600余元的环卫工张女士,上个月发了1700余元。少发了900余元是因为街办多次检查时,发现路面存在烟头。按环卫工的说法,发现一个烟头罚款1元。

  近日,华商报记者在鱼化寨采访了20余名环卫工,他们均向记者透露,在之前的一次全体会议上,街办相关负责人称今年要罚够18万元。

  鱼化寨的环卫工张女士让记者看了她上个月工资到账短信记录,6月25日短信显示,工资到账1700余元。“环卫工每个月基本工资是2450元,再加上其他的,一个月应该能拿到2600多元。”张女士说,“你看看光上个月就罚了我900多元。”

  “我要扫几百米的路,又不是只守着一个点。我前脚刚扫完了去别的地方扫,要是这时候有人扔了烟头就得罚我钱,你说我冤不冤。”已近六旬的张女士说,“我扫得再勤快再干净,也架不住有人往地上扔呀!”

  厉害吧!只要有关部门愿意“研究研究”,他们有的是时间,且说到做到,罚你不含糊没商量。不像合肥瑶海,建设候车亭这么兴师动众的事,眼皮之下竟没那个部门发现,不知道究竟罚谁的款。

  不说这900个烟头是真实数出来的,还是估计出来的,就说不去罚扔烟头的人,而罚扫烟头的人,这道理到哪也说不通。而且,做这样的事要动用多少人力?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

  那么,罚的钱去了哪里呢?据媒体报道,鱼化寨街道办有关负责人称,罚的钱全部进入街办账户,目前究竟共罚了多少钱,该负责人并未透露。“罚的钱用来奖励,有罚也有奖嘛。”有关负责人说。记者询问是否有奖励情况时,称这些环卫工暂时未有奖励的情况。

  电影《我不是药神》最近火了。主人公原型陆勇,身为慢粒白血病人,先为自救、后为救人而推广印度仿制药,被媒体封为“药侠”。

  而今天要讲的一对兄弟,为救家中患有卵巢癌的母亲,在医生“建议放弃治疗”的情况下,冒险自制抗癌药,被称为“搏命药师”。虽然母亲最终还是因病离世,但从看到希望到最后一次检查的“遗憾”,兄弟俩从未放弃。

  据北京青年报消息,今年1月,徐荣治因为一则讲述自制抗癌药救母经历的视频而引起关注。一边是外界对其“违法”行为的指责,另一边有不少癌症患者向他打听制药方法。徐荣治回应称,自制的抗癌药副作用极大,自己也是万般无奈才开始做药给母亲吃,“得了癌症还是应该去医院看,不能误导大家。”

  “得了癌症还是应该去医院看”,千真万确,我举一百个手赞成。问题是,就整体中国市场而言,抗癌药太贵,患者承受不起,只能在家里等死。

  尽管,“搏命药师”本人多次说“最好去医院”,但是,据报道,“依然有不少患者找他,为啥?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便宜。”

  想说的是,这兄弟俩成为“搏命药师”虽勇气可嘉,但这种事不应该发生,至少不应该发生在中国,因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应该让人民冒这么大的险!?

  三则新闻,看似没什么联系,但与百姓的生活生存密切相关。相信,待到公交候车亭不再由“好事者”来违建、扫地的环卫工不再因“数烟头”被罚、患病的人能去医院治疗的那一天,我们的想象不会因为现实的奇异或怪诞被颠覆。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